opebet.uk

  • <tr id='Hshgrq'><strong id='Hshgrq'></strong><small id='Hshgrq'></small><button id='Hshgrq'></button><li id='Hshgrq'><noscript id='Hshgrq'><big id='Hshgrq'></big><dt id='Hshgrq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Hshgrq'><option id='Hshgrq'><table id='Hshgrq'><blockquote id='Hshgrq'><tbody id='Hshgrq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Hshgrq'></u><kbd id='Hshgrq'><kbd id='Hshgrq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Hshgrq'><strong id='Hshgrq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Hshgrq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Hshgrq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Hshgrq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Hshgrq'><em id='Hshgrq'></em><td id='Hshgrq'><div id='Hshgrq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Hshgrq'><big id='Hshgrq'><big id='Hshgrq'></big><legend id='Hshgrq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Hshgrq'><div id='Hshgrq'><ins id='Hshgrq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Hshgrq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Hshgrq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去废旧小楼直播,居然遇见有人打野……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 我叫杨洋,你们没看错,我和现在当红白面小生同名,只是不同命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我是个和杜海涛身材有的一拼的虚壮boy,长相也是个大众脸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原本以为我的生活会这样一直平淡下去,直到我遇到王靓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王靓是系里公认的系花,她进班的时候,唯独我身边的座位是空着的。 

                    那是我十八年以来第一次对女孩子冲动……

                    导师可能是发现我对着王靓愣神,才叫我起来回答问题的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从那天开始,我叫【卡丁车】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我是一个很有自知之明的人,以我这条件,女神不可能正眼看我,但我也同样知道,有钱能使鬼推磨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所以,为了女神能看我两眼,我也算是费了不少心思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当时那会儿网络主播特别流行,我观察了很久觉得应该把握这赚钱的好机会,一下午的时间置办了一套出外景的设备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当天拍着胸脯跟舍友们吹牛,说我杨洋以后要成为直播界的网红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“卡丁你别逗了,人家直播都是卖颜值,你卖什么,卖肉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    舍友的一句话对我也算是醍醐灌顶,我闭关了一天一夜,做了一个改变我一生命运的决定,当然,我当时浑然不知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“今天晚上我要去鬼楼给你们直播猎鬼!”

                    回应我这个重大决定的,除了唏嘘,还有嘲讽,我视而不见做好一切准备,只等天黑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可快到出发的时候,我心里就有点发虚,毕竟是鬼楼,出什么事儿谁也说不准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我舍友是看热闹不怕事大,推推搡搡到最后,我们一行三人全都进入了鬼楼的院子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鬼楼就是和学校操场一墙之隔的废弃居民楼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据传闻,这所大楼很早以前出过一次灭门事件,具体事件,传的也有点模棱两可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本来是三口之家,女人不满男人那活儿不好,一再羞辱,男人假借自己升官名号,叫来了女人家所有亲戚,下了安眠药之后,把女方家里所有人砍死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接近十个人的血水凝固堵住了门,以至于警察都不得不把门给烧穿才进入房间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灭门案过后,又接二连三开始发生一些琐碎的血案,渐渐原本的住户死的死搬走的搬走,日子一长,大楼空下来,就连开发商都不敢再对大楼有任何动作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哪怕是北方冬天零下几十度,流浪汉宁愿在外盖着报纸,都不愿意去鬼楼将就一晚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“卡丁你去推门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   说话的是我下铺叫夏季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我站在鬼楼楼道口,拿出手机对准门缝往里面拍去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“别着急,我先开直播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   路上我就想好了直播间的名字,所以一切操作进行的非常顺利,点了几下,一个名为直播心慌慌的房间就创建好了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我抬手,按在温度骤减的门把手上,用力按下去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天色已经开始发昏,门框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我看了看手机,屏幕上已经开始有三三两两游客的交流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【这声音是假的吧?求主播别装B!】

                    【主播求探索实地地址。】

                    为了赶时间,我并没有回应,一手将早就准备好的探照灯别在腰上,抬脚开始了今天的探索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呼……

                    我的脑袋刚刚从门缝探出去几分,就感觉脑后一阵阴凉的风吹过,我下意识回头想跟他们说别开玩笑,可我却发现他们两人根本离我还有段距离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“你们有没有感觉到……这里有点怪怪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   我赶紧让自己眼睛适应黑暗,用手电筒四下扫着想发现什么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突然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咚!

                    的一声,距离我面前不远的地方,一个什么东西掉在地上,那东西好像是个活物,从高处坠落之后四处逃窜,撞在别处,发出咚咚咚一连串的响声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直播间陆陆续续进入了几个人,屏幕上的字母缓缓滚动着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【主播口器不错啊,声音效果赞赞赞。】

                    【主播快过去送一血。】

                    【声音好刺激,好紧张……雅蠛蝶。】

                    “卡丁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   夏季突然从身后在肩膀上拍了我一把,他手带着些发凉的风,钻到我脖子上,我忍不住打了一个摆子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还没等我开口,右手边房门内赫然传出一个女孩子的笑音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“哈,哈哈……哈,哈哈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    这笑声很奇怪,普通人笑着发出来的声音,要么就是笑的太过都是气音,要么就是笑的很开,爽朗,可这笑声的断音处却显得有些刻意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“卡丁,愣着干什么,还不走?”

                    一直没说话的包皮又推了我一把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我做了个禁声的动作,压低嗓门指着发出笑声的房门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“你们有没有听到一个女孩子的笑声?”

                    二个人长大眼睛一脸看怪物的样子看着我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“没有。”异口同声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我虽然已经习惯他们经常合起火来恶搞我,但这一次,我分明看不出他们在跟我开玩笑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“哈,哈哈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    那笑声仍然断断续续的从门后传来,我有些好奇想一探究竟,又有些害怕会发现什么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“卡丁你是不是平时撸多了,产生幻觉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   夏季说着,走过来推搡着我继续往鬼楼里面走,我刚走了两步,脖子上又是一口凉气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“别闹了行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    突然,走廊尽头的房间传来一声尖锐极了的惊叫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“啊……不要!”

                    包皮一把把我抱住,正好挡住我腰间的探照灯,眼前瞬间黑了下来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此时直播间已经有二十来人,滚频应该是因为刚刚女人惊悚的叫声,飞快的跳着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【仿佛听到了杀猪声……】

                    【是不是有女人在叫床?】

                    【这房子有其他人在?】

                    【主播开灯,我要看直播造娃娃。】

                    【主播求送人头!!!】

                    【求主播和女鬼造娃娃……】

                    我动了动,关了探照灯包皮才把我松开,拿着手机,虽然硬着头皮但也不得不继续往前走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“我们现在过去看看走廊最后一个房间,到底有什么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   夏季和包皮明显是被刚刚的尖叫声给惊到,紧紧跟在我身后。&#160;

                    我靠着手机微弱的可见光,摸到门口,都还没用力,门竟然自己开了个缝隙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我朝门缝里看了一眼,房间正中间摆着一张办公桌,桌上躺着一个穿校服的女生,女生双腿张开,腿根处站着一个看起来有几分眼熟的男人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“老师,求求你,别……”
                    “叫你不好好做作业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   男人下身明显有一个挺近的动作,就这一下,我立马看清这男人的模样,没想到他竟然是我们学校的安全教育老师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“卧草,那不是咱老师嘛,那女孩儿是谁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   包皮的声音让老师眼睛往我们这边扫了一下,我身体和精神都处在紧绷的状态,尽量把手机靠在身上,免得屏幕会有光散出去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“嘘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    “老师,求求你别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    从我这个角度,正好可以看到女生脸上异样的红色,她虽然拼命做着推的动作,但老师却和她越贴越紧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“谁让你不做作业的,我上次就跟你说,你不做作业,我会惩罚你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   老师说着,下半身幅度越来越大,女生哭叫的分贝也大了几分,可身子还是软绵绵的没有力气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我瞥了眼屏幕,此时直播房间已经有一百来号人,弹幕基本上两三秒就被刷新一遍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【握草,真的是直播造娃娃啊……】

                    【禽兽放开那个女孩儿,放着我来。】

                    【主播快去伸张正义。】

                    【那女孩儿是不是被下药了。】

                    【姜还是老的辣。】

                    【角色扮演?】

                    【主播安排的戏份儿还真足。】

                    【66666】

                    与此同时,还有不少看热闹观众送的礼物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我对在话筒的位置小声说了一句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“来到鬼楼大约五分钟的时候,我们遇到了一对儿野战的情侣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   然后继续把手机贴在身上,往房间里面看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我看到老师在短短几分钟之内,动作忽快忽慢,面部表情也是各种享受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而身下女生的脸上,潮红淡了几分,看起来好像是真的被下了药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随着时间推移,药效淡下去,推搡老师的动作幅度也开始增加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“救命,救命啊!老师,求求你别这样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   “卡丁你干什么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   包皮夺过我的手机,继续拍摄这露骨的一幕,瞥了我一眼,用嫌弃的口气跟我说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“这么精彩的画面,不用来博眼球赚钱,你是不是脑子被门给夹坏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   我着急想拿回手机,可死活被包皮给挡着根本没法儿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“这都什么情况了,万一女生有什么危险,谁也承担不起来责任,手机给我,我要报警!”

                    我担心事情会没有我们看到的这么简单,可无论我怎么说,怎么抢,包皮就是用屁股顶着我,不让我接近手机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“你看你这个人,万一人家是小情侣在玩角色扮演,那咱们不是坏了人家的好事,安心安心先看看,大不了一会儿有什么事再报警,也不迟是不是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   我只好作罢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整个楼空空荡荡,女生求救的声音被关在房间里,没有任何回音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我看着手机屏幕上飞速增长的观众人数,和滚动的字母,心里有些发堵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【女主角声音不错是不是声优,就是台词不对。】

                    【主播现场观片,作何感想?】

                    【雅蠛蝶,雅蠛蝶。】

                    【不要……停,不要……停。】

                    【老子忍不住想打一把飞机。】

                    【这女孩儿身材不错啊,有C cup没。】

                    老师的下体还在女生体内,突然猛烈的撞击几下,用力掐住女生的脖子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女生反应过来,用指甲狠扣在老师手指上,因为光线太昏暗,我看不清老师手上有没有被抓出血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“怎么不叫了,出声啊!刚刚不是叫的很爽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    “呃……呃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    女生双腿呈完全张开状态,脚跟勉强踩在桌面上,努力顶着小腹,才算是分开了自己和老师连接在一起的部位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她用力抬头,脖子的角度都已经超过90度,还在不断往上仰,面部皮肤被拉伸着,让五官看起来十分扭曲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一双眼睛已经开始充血,泛着红色,用力瞪大眼睛的样子,好像眼珠就要掉出来,舌头好几次都不自觉的掉出来垂在鼻尖上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“救,救我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    女生好像看到门缝处的我,腾出一只手来,伸向我的方向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她的动作,也让老师看向了我这边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夏季抽过手机扔回我手里,拉着包皮拔腿就跑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一瞬间,我全身汗毛竖起来,汗毛孔都张开,下意识想跑,可偏偏脚腕上被什么东西给拴住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我一手举着手机,一手在脚踝上摸索着,慌乱中不小心把镜头调转成了前置,画面上是我一脸慌张看着前方摸索脚下的动作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【主播慌慌哒。】

                    【大胖次。】

                    【我去,我以为是一头猪在蠕动。】

                    【和死尸造娃娃的直播结束了吗?】

                    【主播别怕,站起来撸。】

                    我顾不得关心直播间的火热程度,脚上的绳子都还没有解开,就愣住了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桌上的女生用仅有的力气翻身,拼命想从老师手中逃脱,老师的神情也有些慌乱,我没看清他随手拿起了什么东西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只听到咚的一声,女生就瘫软在桌上,抽搐两下彻底不再动弹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一双向上翻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,血水顺着额头的位置淑淑留下,几秒钟的时间,整个脸就被血水染红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老师三两下利索的提上裤子,朝我走来,在看到我之后,对我勾着嘴角笑了笑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“原来是杨洋同学啊,都已经这么晚了,你怎么还在校外?你举着手机在干什么?”

                    “夏季、包皮?包皮、夏季?”

                    我叫他们两个人名字的时候,感觉到自己有些失控的舌头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“手机?没,没干什么。老,老师,我,我就是睡不着过来,过来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    我脑袋一片空白,比起桌上那双死鱼眼,更吓人的,是眼角带笑向我靠近的老师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他一双手在口袋中摸着什么,我单手撑地,打算在他到我面前的瞬间,跳起来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说什么我都能用自身的重量,把他给顶开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“赔我命……赔我命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    我隐隐约约听到一个很小的声音,声音是从老师身后发出的,只是实在模糊的厉害,可以说模糊到能让人忽略的地步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“老师知道,你刚刚一定用手机拍到了什么,这样吧,你把拍到的东西给老师,老师让你四年都不挂科,怎么样?”

                    老师一步步的逼近我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“赔我命……赔我命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    模糊的声音突然清晰,老师的手在马上要碰到我的瞬间,猛地一个仰头摔了过去,他的动作明显是被什么扯住了脑袋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我做梦都不会想到,我竟然看到刚刚死去的女生,此刻抱着老师的头,硬生生把他的脑袋旋转了360度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之后,抬头对着我笑。
                后续内容,请关注微信公众号“有种心事掩于口”回复关键词“卡丁车”即可得到后续内容。
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关注 有种心事掩于口


                微信扫一扫关注公众号

                0 个评论

               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