opebet.uk

    <dir id='Lgwvkz'><del id='Lgwvkz'><del id='Lgwvkz'></del><pre id='Lgwvkz'><pre id='Lgwvkz'><option id='Lgwvkz'><address id='Lgwvkz'></address><bdo id='Lgwvkz'><tr id='Lgwvkz'><acronym id='Lgwvkz'><pre id='Lgwvkz'></pre></acronym><div id='Lgwvkz'></div></tr></bdo></option></pre><small id='Lgwvkz'><address id='Lgwvkz'><u id='Lgwvkz'><legend id='Lgwvkz'><option id='Lgwvkz'><abbr id='Lgwvkz'></abbr><li id='Lgwvkz'><pre id='Lgwvkz'></pre></li></option></legend><select id='Lgwvkz'></select></u></address></small></pre></del><sup id='Lgwvkz'></sup><blockquote id='Lgwvkz'><dt id='Lgwvkz'></dt></blockquote><blockquote id='Lgwvkz'></blockquote></dir><tt id='Lgwvkz'></tt><u id='Lgwvkz'><tt id='Lgwvkz'><form id='Lgwvkz'></form></tt><td id='Lgwvkz'><dt id='Lgwvkz'></dt></td></u>
  1. <code id='Lgwvkz'><i id='Lgwvkz'><q id='Lgwvkz'><legend id='Lgwvkz'><pre id='Lgwvkz'><style id='Lgwvkz'><acronym id='Lgwvkz'><i id='Lgwvkz'><form id='Lgwvkz'><option id='Lgwvkz'><center id='Lgwvkz'></center></option></form></i></acronym></style><tt id='Lgwvkz'></tt></pre></legend></q></i></code><center id='Lgwvkz'></center>

      <dd id='Lgwvkz'></dd>

        <style id='Lgwvkz'></style><sub id='Lgwvkz'><dfn id='Lgwvkz'><abbr id='Lgwvkz'><big id='Lgwvkz'><bdo id='Lgwvkz'></bdo></big></abbr></dfn></sub>
        <dir id='Lgwvkz'></dir>
      1. 嘚瑟让有趣也变成一种无聊

         

        也许你付出了,追求了,并非因为自己真的喜欢这件事,而是潜意识里觉得:“这样很酷,如果我这么做,肯定会有不少人觉得我极其有趣。”...





        在纽约跟朋友吃饭时,席间坐了一位沉默的小男生,很少开口,但因为长相实在英俊,总不时有人问他:“住在哪儿,平常自己做饭吗?”他一一回答说:“会做啊,因为外面吃饭太贵,自己做可以省很多钱,借住在朋友家,每天用一小时来回曼哈顿,不过便宜嘛,也没觉得多不方便。”说完又开始埋头吃饭,过一会儿才想起来说:“这是来纽约后吃到的最好的一顿。”

        一位老画家忽然开始说:“其实这个年轻人是个插画家,爸爸也是很有名的画家。”老前辈让他把自己的画拿出来展示一下,他才很羞涩地拿出手机,给我们看了几幅作品,其中一幅画了一只马头,灵气十足。他几乎没做什么介绍,那副谦虚的样子,忽然让我觉得很不好意思。

        毕竟,这是一个特别热爱吹嘘的时代。毕竟,像他这样的90后好像是以张扬闻名的。后来我常常想起这个年轻人,发现他最大的特点是:没有一点嘚瑟的样子。

        这很有趣。

        而这个时代很多标榜自己有趣的人,光是用那副张狂的样子就已经把尽力散发出来的所谓有趣,打了大半的折扣。

        不止一次,读到这种类似的文章,说什么有趣的灵魂最闪亮,无聊的人是一块朽木。也许不过就是一个旅行过几个国家的女人,坐在对面的男人面前,恨不得把旅行中所有的故事都从脑海中的褶皱里翻出来。她要是听说男的最近一次旅行,只是去离这儿一百公里的小镇,简直白眼能翻到后脑勺去:“哟,怎么这么没劲啊?你不喜欢旅行吗?”她表面这么问,内心的台词是:这样平庸的人,活着有什么意思呢?

        她大概忘了这世界上的确有很多人,并不热爱旅行。譬如康德,一生从未远行,每天下午准时出门在附近散个步,已经完成了自己对世界最大的探索。

        旅行本来是一件可以丰富见闻的事,但很多人出个门回来,越发变得狭隘起来,总觉得周围的人和事都是不可言说的无聊。

        又或者朋友刚约会过的海归男,开口闭口,三句不离LA,动不动就是:“这里的薯条,一点没有LA那家好吃,差远了。”你要问他一句周末都干什么,他还是提起一年前的旧事,说在LA的时候,习惯跟朋友去冲浪。

        太想标榜自己是一个有趣的人,反而让人心生乏味,你这么喜欢LA,为什么不干脆留在那里生活?你这么喜欢你的有趣,干吗不直接活在那些有趣里?

        生活本来没什么高低贵贱,但这些热衷标榜自己有趣的人,总是迫不及待地,把周围人划分到一个你真没意思的框里。

        说白了,这些人就是自恋到深处,连对别人的好奇心都一并丧失,把自己放到无限大以后,眼睛打量着别人,深感谁都配不上我的有趣。

        有趣反而成了一种毒药,稍微做点不一般的事,不用说,一定发满所有的社交网络,收获一圈虚拟赞美后,还妄图在生活中让别人高看自己一眼,满脸都是这样的企图:你看我都这么有趣了,你怎么还没爱上我?

        也许你付出了,追求了,并非因为自己真的喜欢这件事,而是潜意识里觉得:“这样很酷,如果我这么做,肯定会有不少人觉得我极其有趣。”但其实说白了,这种号称有趣的人那副不时想要别人喝彩鼓掌的样子,真是无聊透了。

        这就是纽约那位年轻的插画家让我印象深刻的原因,他沉浸在自己的追求里,完全不在意外人怎么看,在事业之外,把自己放在一个普通人的位置,从来不觉得自己做的每件事都很酷。


            关注 视野杂志


        微信扫一扫关注公众号

        0 个评论

       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