opebet.uk

          <dfn id='Lrwhil'><optgroup id='Lrwhil'></optgroup></dfn><tfoot id='Lrwhil'><bdo id='Lrwhil'><div id='Lrwhil'></div><i id='Lrwhil'><dt id='Lrwhil'></dt></i></bdo></tfoot>

          <ul id='Lrwhil'></ul>

          • 写不出好作品,你能怪影视寒冬?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2018中国影视编剧生存指南...



            1
            第一次见杨哲的时候,是2015年。那是一次朋友聚会,大家一起去看一位朋友执导的电影,杨哲是组局的那个人。那个时候,杨哲已经是有院线作品在身的编剧,但他显然是不太愿意多提那些作品。

            就好像编剧圈内老生常谈的问题,编剧是影视制作开发端最没有话语权的,责编可以改剧本,导演可以改剧本,制片人可以改剧本,演员也可以改剧本,最后改到编剧都不认识自己的剧本。

            这样的事情,杨哲也同样经历过。

            再见杨哲,是在出现“近年最惨单日票房”的前两天。

            那天杨哲在朋友圈里转了一篇文章《影视入冬,编剧休克》,并附言,“寒冬到来,我们的活多了很多。早晚有一天市场会像美剧靠拢,顶尖的编剧握有最多的话语权,一切都回归给观众讲好故事,而不是给资本讲故事。”

            一直在关注“寒冬”问题的我,当即就问,可不可以约他聊一聊。在消息发出的时候,内心还一直在忐忑,有热播网剧《法医秦明》加身的杨哲,身价早就翻了几番。没想到,10分钟以内,杨哲就回复,可以。



            杨哲,中央戏剧学院01级影视编导本科,2018影视女魔头初心榜“中国十大青年电视剧编剧”提名,代表作网剧《法医秦明》、电影《高跟鞋先生》等。

            2
            杨哲的工作室,有两面黑板墙,上面密密麻麻地写满了人物、事件。客厅中间是一张很大的长条桌,最多可以同时围坐10多个人开会。工作室里有两间卧室,可以让编剧独自创作或者休息、睡觉用,几乎每天大家都要碰面开会。

            剧本剧本,乃一剧之根本。而“内容为王”这四个字,自2014年开始,就一直在被嚷嚷,但似乎始终真正重视剧本的资方是少数。寒冬来临,让很多公司资金链出现问题,许多项目停拍,“以小搏大”、“一夜爆款”的影视梦被无情地击碎。

            “崔永元老师不过是个点火放炮的人,雷一直就埋在地下。雷迟早会炸,但谁也没想到,会是如此粗暴直接的方式。”在杨哲看来,影视行业的泡沫迟早会破,只不过2018年,赶上了热钱消失、演员片酬被查、IP储存耗尽等问题一齐出现,就显得格外严峻。



            经济不景气导致资金量变少,资方只可能投资更慎重;演员因为片酬一事,大牌演员一时间不太会愿意自降身价出来接戏,用新人,就必须有足够好的内容;而好的IP早在前几年被拍完了。

            面对这样的局面,我们该怎么办?

            杨哲16岁就出版了第一本小说《放飞》。2010年时,第四部长篇小说《埋》出版,小说被中影买走了版权,杨哲也有了编剧经纪人。而他是自那之后,逐渐有了转机。

            “我第一部署名的作品是《笔仙3》,我是因为有编剧经纪人和合同,才拿到的署名,尽管最后我的想法大部分没有体现。不过因为有了第一部署名作品,所以后来顺利接到了《高跟鞋先生》。又因为这部戏是当年票房黑马,后边接戏的机会就越来越多。而且当时做电视剧的看不上做网剧的,但我们发现网剧具有题材优势,所以趁没人进入这个市场,我们就先进去占坑。基本上和《法医秦明》的制片人第一次见面,就确定了合作。我们属于抓住了网剧兴起的时机。那时候所有老人家都迷茫网感是什么,但我们有信心说,我们知道。”



            针对目前的市场,在杨哲看来,“其实不是没有投资,而是资方变得特别谨慎了。热钱少了,很少有公司宣布一口气拍三十部戏了。投资周期拉长了后,大家必然在剧本上会多下功夫。我们的工作室,属于比较传统的。就像我以前写小说出身,我对‘故事’这两个字有感情,我们还具备一定的网感。所以在不浮躁的时候,我们的优势就更凸显出来。但我们的选择多了以后,会更强调自己的原则——我们只做市场之前没有过的题材。”

            杨哲认为,未来几年,将会出现一批原创内容,未来也会更需要原创的能力。“因为现在ip太贵了,也不值得买了。大演员也不是网站那么看中的选项了。而且有一些小成本的作品突围取得了重大的成功。随着这些黑马的数量增多,新的题材新的故事将会越来越容易成为市场的主流。网络题材的丰富的红利还可以延续好几年。”

            3
            杨哲告诉我,他们工作室目前有40多位编剧,10位主力,10位经验稍微少一些但是很刻苦努力、正在逐步提高的编剧,剩下还有一些是刚毕业的学生。

            “我们也在和美国顶级的编剧合作,他们的流程是,都上班去写剧本,一个项目占一层,七八个小房间,每天每个人分头写,写完大家一起开会讨论,会有资历老的编剧作为总编辑,然后几位独立编剧各自作为分集编剧,同时团队中还会有更年轻的编剧作为编剧助理。几年下来后,总编辑都会变成制片人。主力编剧成了总编剧,编剧助理成为独立编剧,再有新的编剧补充进来,代代提携。但在国内,我们却存在着‘年龄歧视’,编剧的生命周期显得很短。”



            所谓“年龄歧视”,和“资历论”有些相类似的地方,都是戴着有色眼镜预判。从网络影视走俏开始,一些投资人、老板觉得需要抓住年轻观众,就认定年长的编剧过于陈腐,要找与观众一样年轻的编剧。但往往资方忽视了一个问题,年轻的编剧和有才华的编剧,不是划等号的。

            “现在的市场,陷入了一种盲目的年龄迷信。因为投资人、制片人无法判断现在的观众喜好,他们就依赖95后、00后给他们建议。让95后做评判,往往导致编剧与评估方之间无法调和的矛盾。在国外,很多制片人、监制都是资深编剧出身,他们都会在有必要的时候亲自改剧本,做好最后的把关。”

            生活才是最好的老师,有些情感和故事,是在有了一定阅历积攒后,厚积薄发。“我非常理解年轻创作者的心态,我也从年轻时候过来。我以前也会不服老编剧,想要自己做。但对年轻创作者而言,在没有打好基础的情况下去揠苗助长,很容易就得到了署名和所谓的成功,人就很容易失去上进的动力,编剧本人最后只能固步自封,无法成长。这就像网络文学火了,很多人都有了发表自己作品的机会。但网络这些年真的有多少可以留下来的文学作品呢?微乎其微。”

            一个有历史的编剧工作室,不该仅仅为编剧接活,某种程度而言,应该是选拔和提高年轻创作者的水平。“编剧工作室在选择片方和项目中,会有更多经验,可以让年轻编剧更放心在创作上,另一方面,编剧工作室整体的话语权也会更强,编剧不会被一堆混乱的意见去瞎指挥。最后,对于存在惰性的创作者来说,每天开会、写作,就好像身后有一根鞭子,不断地鞭策你必须要笔耕不辍,这也很重要,毕竟编剧大部分都有拖延症。”

            “我和身边一些差不多年纪的编剧交流,我们都是非常希望可以保护年轻创作者。我2005年从中戏毕业,毕业后曾经有段时间一年拿不到2万块钱。煤老板为了泡妞就找编剧写个戏,这类事听起来像段子,但我真实经历过。而且很长的时间,这些人是唯一你可以见到的人。”

            4
            “其实,如果国内可以多几个像于正这样的编剧工作室,中国编剧的话语权就会大很多。”我们暂且不论于正的作品,于正本人作为编剧,他找到了一种电视剧的开发模式,作为总监制和总编剧的他,可以真正掌握自己作品的话语权。

            《延禧攻略》给演员的片酬非常之少,更多的钱被用在剧集制作上。“《延禧攻略》和美剧的制作思路很像。假如,美剧中主演的钱超过了制作总费用的1/10,制片人就会想办法不用这个演员了,不然剧组人员心态会失衡。”



            杨哲跟我说,他在美国认识了一位快60岁的举录音杆的老师,“我问他为什么不去做录音师,他反问我,举杆和录音师的酬劳差不多,为什么要去做录音师?而他几十年的举杆经验,可以做到无论是怎样激烈动作的戏,绝对不会跟丢,收音不会出现任何问题,这就是经验。”

            俗话说,术业有专攻。当我们对影视创作每个环节的人给予足够尊重,这个行业才有可能良性发展,不断涌入热爱影视创作的人才,而不是想着大捞一笔、一夜致富的纯粹的商人。

            当演员不再是天价片酬,资金就可以用在更合理的地方,比如剧本开发,比如细节制作。这样影视的发展才会步入正常途径。“崔永元事件”,只是凛冬将至之前的一只抖动翅膀的蝴蝶,蝴蝶扇起的漩涡,一步步的揭开了影视圈的困境。但这个困境一直有,可能几十年了都没有人解决。但有时候就是不破不立。现在我们能看到一些新的风气在兴起,但能走多远,还是未知数。

            寒冬时节,影视项目量锐减,很多单打独斗的编剧或许会觉得生存艰难,他们有可能会离开这个行业。但是这本身也是常态。即便在好莱坞,编剧的生存环境也是竞争激烈。所以,努力提高生存能力,的确是编剧们迫切要做的事情。但是寒冷更容易让人头脑清醒,思考更长远的方向。杨哲就透露,自己虽然接到大量的改编和委托创作的活,但他们也在尝试新的市场布局,专门空出来一半的精力,专心在原创剧本上。凛冬将至,更是要提前储备好余粮。



            3天破6亿的《毒液》,狠狠地刷了中国影人一个巴掌。观众不是不消费电影了,在一向票房萧条的11月,能有这般迅猛的票房攻势,足以见得观众对于优质内容的饥渴,更何提《毒液》并非口碑绝对完美的电影。“中国观众一定程度是非常宽容的观众,但是他们的需求的确长期没有被满足。这一方面是审批的口子有多大,另一方面真的就是编剧的脑洞有多大,制片人的胆子有多大。”

            我问杨哲,“寒冬”是否会给长久以来存在的编剧话语权缺失问题带来转机?杨哲很坦诚地回答,他不知道。编剧行业的话语权问题长久存在,可能需要更长时间去解决。

            “在美国,署名编剧的人是编剧,总编辑还是编剧,总编辑上面的执行制片人,一个管钱,一个是管故事的编剧。再上边的制片人,还是一名编剧,制片人上边的监制,通常还是一名老编剧。只不过这些比编剧更高的人,他们会帮助年轻的编剧去处理故事,但人家不跟你抢署名。人家整个行业是围绕着编剧在转的。所以你说美剧,是建立在故事上的。这是事实。在中国,编剧要面对的,就都是一帮有着自己的目的的人在提意见,无论他们是要节约工期,还是要调整角色,还是要刷存在感,而且每个人都真的可以做到,就逼迫着你去改剧本。中国影视是建立在‘老大们,你们开心就好’的基础上的。所以,你说故事,嗯,能拿尾款的编剧就是幸福的。”



            当问及他与他的编剧工作室将如何面对“寒冬”时,除了转型之外,他更为强调的是“调整心态,让自己积极的迎接变化。所有事物都有一年四季,现在不过是盛夏后的寒冬。种子播种下去了,大雪把害虫全部消灭,来年春天,种子才会发芽生长得茂密旺盛。”

            不属于这个行业的人,终将离去;属于这个行业的人,终会等到春天。我愿意相信,这个时代并不坏,只是需要我们多一点耐心与责任心。

            今日福利 | 欢迎大家在下方评论区带上tag#福利#留言,我们将挑选5位朋友每人送出1枚《狗十三》锐影观影团入场券。

            时间
            2018.11.24
            签到:16:10-16:40
            放映:16:50-18:50
            曹保平导演映后:18:50-19:20
            地点
            北京蓝色港湾珠影耳东传奇影城
            口碑图反馈:猫眼打分、豆瓣评分、朋友圈不分组截图、新浪微博@锐影Vanguard,当天反馈,否则没有下次观影机会。

            活动解释权归主办方:锐影观影团







            推荐 | “幕味儿”公号有偿向各位电影达人约稿。详情见:求贤


                关注 幕味儿


            微信扫一扫关注公众号

            0 个评论

           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